• 财富故事
当前位置:爱记账 >> 故事汇 >> 财富故事 >> 农妇涉足纺织业的大起大落史,创业故事
  • 农妇涉足纺织业的大起大落史,创业故事

     
  • 导读:她曾是上世纪年代初赫赫有名的“杨百万”,也是战斗英雄杨柏林的母亲。这位当年的“三八”红旗手、先进企业…


  • 她曾是上世纪90年代初赫赫有名的“杨百万”,也是战斗英雄杨柏林的母亲。这位当年的“三八”红旗手、先进企业家经过苦心经营,拥有资产上千万。然而,如今的她却沦为垃圾婆,在街头收捡破烂度日……


    那么,她是如何迅速暴富的呢?又因何而成为街头拾荒者的呢?作为80年代富翁的一个缩影,罗亚军的传奇经历引起了众多人的关注。2005年6月初,笔者在她九龙坡区黄桷坪的家里,听她叙述了其大起大落的悲欢人生。


    农妇创业 乘改革春风成就千万


    如果安于现状,我也许一直是乡下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。然而正是我不安于现状,靠着勤奋和胆子大才拥有了财富。


    我是重庆綦江人,还在少女时代就到重庆谋生。后来,我同一个工人结婚了,婚后生了4个儿子。我在家相夫教子,靠着丈夫微薄的工资生活,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但是也非常和睦。


    1979年3月,我遭遇了我人生当中第一场大变:那年我的儿子杨柏林在老山前线为掩护战友壮烈牺牲。拿着儿子带血的遗书,我茶饭不思,几个月没有下过床,一直躺在床上想我可怜的儿子。


    儿子在遗书中,希望我和家人替他完成建设国家这个未了的心愿,我终于重新振作,决定尽自己所能,兴家报国。那时,改革的春风已经吹遍祖国大地,我准备干一番事业。


    于是,我购置了弹棉花的工具。然后,我背起沉重的弹棉弓,走街串巷,干起了弹棉花这个许多男人都不愿做的苦差事。弹棉花非常辛苦,因为没有本钱,只能买棉纺厂不要的下脚羊毛,而这种羊毛又脏又臭,一床棉絮弹下来,我就成了一个“黑人”,身上裹满了羊毛和灰垢。凭着一股韧劲儿,经过一两年的时间,我已经攒下了近万元。


    1983年,在我50岁的时候,我以儿子1000元的抚恤金和自有资金作为启动金,在20平方米的家里办起了羊毛棉絮加工厂,进货、生产、销售都是我一个人。日子过得非常辛苦,但是充满了希望。


    由于自己对弹棉絮这个行业比较熟悉,厂子度过了最初的艰难后,慢慢走上正轨,我也从中赚了不少钱。这时,有一位亲戚建议我投资皮鞋业。当时,我觉得皮鞋正是刚刚兴起的行业,需求量比较大,于是有了投资的想法。


    看到皮鞋厂难以运转,棉絮厂又已经关了,我心急如焚。我当时看准皮鞋行业一定能够赚钱,于是咬紧牙关,凑钱赶出了一批货,然后自己亲自跑市场找销路。我提着样品,一家一家地找皮鞋摊贩兜售。渐渐地,皮鞋有了销路。
    虽然我没有文化,但是我觉得只要勤奋肯干,就一定能够做出成绩。事实也是这样,通过不懈的努力,我不仅将自己生产的皮鞋打进了本地重百、友谊等大商场,而且还将皮鞋远销外地,广州、深圳、珠海、上海、武汉等地都销售过我们生产的皮鞋。


    我的皮鞋厂越做越大,员工从3人增加到50人,我成了远近闻名的皮鞋大户。同时,我还投资70多万元,开设原材料厂,解决了100多人的就业。


    包里有钱了,我投资近100万元,在九龙坡区黄桷枰修建了一幢6层高的大楼。这幢大楼当时非常气派,让许多人羡慕不已。许多人称我为“杨百万”。


    经过苦心经营,我的生意更加火红,皮鞋厂的效益日渐看好,每年的产值上百万。后来,一些商家纷纷投资皮鞋厂,各种大小不一的皮鞋厂给我的厂造成了不小的冲击。到了1992年,效益已经大大滑坡,我觉得做皮鞋已经没有多大赚头,遂决定转行投资娱乐产业。


    1994年,我多方筹集了近千万元,一举在解放碑八一路圈下2000多平方米,创办亚新饮食娱乐城,成为解放碑商圈有名的大老板。这时,我的事业达到顶峰,资产已达2000余万元。


    风险无情 千万富婆败走麦城


    娱乐城开业之时,效益并不理想,主要是各方面都没有理顺,加上我本身对餐饮、娱乐并不懂行,我当时只是考虑到自己每个月招待外地客户都需要五六万元,如果自己有个娱乐城,可以节省这笔开支。


    开业后,许多没有估计到的困难接踵而来。首先是成本太高,亚新饮食娱乐城每天的租金、水电费、员工的工资加起来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。其次,我自己的经验严重不足。为了加快发展,所有的员工献计献策,并做了许多宣传。加上解放碑的人流量大,娱乐城的生意才渐渐有了起色。


    我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无底洞,可是我却欲罢不能。皮鞋厂关门了,南坪的门市也卖了,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抵押给了银行,可还是需要投入。我贷不到款,只好孤注一掷,从一些朋友那儿借来高利贷,如数投入到饮食娱乐城。


    就这样,我先后向10多个高利贷朋友借了钱,多则200多万,少的数十万元。我期待饮食娱乐城的生意能够火爆起来,迅速还债。然而,饮食娱乐城的生意却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之中,营业额入不敷出,经过几年的运作,一直处于低潮。


    借高利贷的人看到我的经营没有起色,就叫我还钱。就这样,所有的营业款基本上都还了债,没有了流动资金,饮食娱乐城难以为续。我手头一点钱都没有,他们怕我还不起钱,就到我的公司、家里堵着我要债……


    1998年,放贷人一起将我告上法庭。于是,我辛苦创下的“亚新”以及一些不动产被立即冻结,一家人的生活骤然跌进低谷。


    其实,这次投资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我自己没有把握好投资方向,贸然进入我不懂行的饮食娱乐业。最初,是因为我看好某电影院后的空地而修建了亚新饮食娱乐城。由于我不懂法律,以为拿到合同就万事大吉了。后来,我被电影院告上法庭,才知道娱乐城并没有获得任何修建房屋的证照,属于违章建筑。


    那些日子,我茶饭不思,才明白,创业容易守业难,商场如战争,稍不注意就会满盘皆输啊。到了2002年底,我的官司也打输了,法院判决我和电影院签的合同是无效合同。这年底,我带着一身的伤病和债务离开了娱乐城。回望自己用心创下的基业成了泡影,我忍不住潸然泪下。



     


    街头拾荒 一个缩影的一声叹息


    回到那个我曾经引以自豪的大楼,我感到是那样的伤心和痛苦。家人也不理解我,反而认为我不务正业,而搞得家不成家,人不成人。为此,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少次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?


    同时,我还要面对放高利贷者的催债,他们天天跑到我家里来纠缠吵闹,用极其难听的污言秽语辱骂我的家人,甚至还把开水倒在床上。我对他们说:“这是我一个人欠下的债务,请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家人。”然而,他们却管不了这些,我还不了钱,他们就将家里值钱的东西搬走了。


    然而,每个月所收的租金都被用来还债,家里连生活的钱都没有了。为了生活,我还必须想办法挣钱。可是我已经70多岁了,又没有技术,找一份适合的工作难上加难。怎么办呢?于是我想到了捡垃圾,捡垃圾虽然发不了财,但是起码可以补贴一下家用。


    那些日子, 我提着一个大编织袋,天还没有亮就出门了,在家附近的垃圾桶里“翻箱倒桶”,不顾废弃物发出的阵阵恶臭。然后,我将捡来的垃圾卖给楼下的垃圾站,每天只有几元钱的收入,但是我仍然早出晚归,乐此不疲地拾荒……


    在捡垃圾时,我最害怕遇见熟人。但是一天,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当我正在一个垃圾桶里捡一个矿泉水瓶子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这不是‘杨百万’嘛,你在忙什么……”原来这是我以前生意上的一个伙伴,我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,不知如何是好?直到他离开,我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


    过去的辉煌,现在的看起来犹如一场梦。如今,为了躲债,家里的大门长期都是锁着的。小儿子和老伴在家里,很少出门。


    我常常自责,如果不是自己投资失败,家人就不会跟着自己受累。在捡垃圾的时候,我也考虑了种种方式东山再起。我想,只要给我时间,我还会重振雄风的,在捡垃圾的时候,我仍然搜寻着赚钱的项目。


    2005年初,我用捡垃圾的钱,去了一趟贵州,考察一个食品深加工的项目。坐火车回来,头被行李砸中了,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。受了点伤没有什么,只是没有找到适合的项目。


    2005年3月,债主又来要债,将家里搞得乌烟瘴气,老伴气不过与对方理论了几句,却遭到了对方不堪入耳的讥讽。老伴受不了,被气得突发高血压,在医院里卧床不起。那些天,我一直在医院陪伴着老伴,摸着老伴的手,两人无奈地相望着,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。


    通过重新考察市场环境,我已经有了一个搞食品深加工项目的想法,就算变卖家产,在街头捡破烂,我也要攒足启动资金!


    回首自己大起大落的人生,我想起一个经济专家对我的分析,他认为我之所以造成今天不可收拾的地步,原因是我很早进入了市场,赶上了短缺经济时代,抓住了机会发家致富。而市场是无情的,没有经验地贸然投资,肯定要遭受重创。


    我想,我的经历,也许是上世纪80年代先富起来的那一代人的缩影。那个年代的富豪们,大多都没有多少文化却胆子大,有毅力,能吃苦。在他们当中,有一些富豪后来没能够守好自己的基业,从而遭受重创。


    而如今的财富巨子,都是股票、期货、IT业、房地产业、通讯业等新兴行业中的精英,具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和文化底蕴。而那个暴富的时代已经过去,所以我要为自己的人生“补课”,然后重振雄风。
     

  • 我觉得有用 顶一下
    11
  • 我觉得没用 踩一下
    0
  • 2018/10/18 22:14:27
  • 222.38.228.*
  •   浏览(174)
  • 分享到新浪微博
  • 正在加载…